【喻黄】一觉醒来发现队长变成女孩子了该怎么破(3)

*原著向
*喻文州性转,第三人称统一用“她”
*双向暗恋

快了……就要……走剧情了X





3.

到了第二天早上,喻文州悠悠睁开眼睛,垂眸时看到自己仍然丰满的胸部,她已经没有昨天那么慌张了。

窗帘依旧拉得很严实,借着透过窗帘照射进来的微弱光线,房间里的东西能看个大概。空调在睡眠模式下只发出了微小的声响,房间里的温度适宜得舒服。

少天看到自己还能穿女装大概会挺开心的吧?刚刚醒来还迷迷糊糊的喻文州无意识地想到。

喻文州又很快地反应过来,发现她刚刚把自己即将可能面临的困扰全部抛在了脑后。喻文州并没有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反而还因为少天的开心而同样感到喜悦。

把一切都归结于自己的水瓶脑,喻文州从床上坐起来,又开始了和内衣扣子的斗争。

虽然看着自己的身体还有些微妙,而且下身少了重要的东西的感觉实在无法忽视,但在喻文州不断自我说服这些都是自己的身体后,她总算是慢慢接受了这一切。

——但不包括内衣在内!

天知道为什么这个扣子会设计得如此小巧,甚至有的时候根本搭不到钩子上。喻文州忍不住感慨,原来女孩子的生活一直都那么不容易。这实在是对于她耐心的一大考验,今天似乎比昨天还要不顺利一些,喻文州扣了很久还没有扣上。

在喻文州挣扎在扣子上的时候,突然听到两声敲门声。喻文州心里不可控制地一惊,又很快意识到这个时候会来找她的只能是少天了。马上门把手传来了转动的细小声响,喻文州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样子实在不能直接见少天,急忙道:“少天等等……”

她的声音没能赶上黄少天的手速,刚出声黄少天就已经把门打开了。

大概是昨天一天心情愉悦,连带着今天黄少天起了个早。黄少天想着要不要跟队长一起吃个早饭,洗漱完他就神清气爽地来到喻文州房门前,象征性敲了两下门后直接开门而入。转动门把手时黄少天听到里面传出一句急切的“少天等等”,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把门推开了。

屋子里微弱的光线映出了床上的一个身影,大片雪白光滑的肌肤和仅有内衣勉强遮住的丰满胸部一下子落到了黄少天眼里。

他似乎不小心看到了不得了的东西!黄少天脸上瞬间泛上一片红,耳尖也马上充血:“对对对不起队长!!我刚刚忘了就直接进来了”黄少天马上把刚刚探进去放半个身子缩了回去,火速关上了门。

在听到关门“砰”的一声时,喻文州还维持着一开始的姿势,黄少天风风火火开门到关门太迅速了,她甚至还没来得及动。

他刚刚都干了什么!门外的黄少天懊恼地抓了抓脑袋,刚刚看到的画面不自觉地在脑子里回放,让他本来就充血的脸更红了。

门外的黄少天还在害羞,还在和内衣斗争的喻文州心里却没有他那么大的波动。虽然身体上变成了女孩子,但不管怎么说心理上她依旧是个男人。在他的观念里这件事也只是被同性看了一部分的身体而已,并不是什么大事,更何况那个人还是少天,她就更没什么好介意的了。

自己一下子也扣不上内衣,喻文州干脆放弃了。她穿着虚掩着的内衣,换好长裤,又反穿了一件衬衫来遮住自己丰腴的胸部,对着门说道:“少天,你进来吧。”

黄少天听到喻文州的话便进来了。他本以为队长叫自己进来应该是换好衣服了,没想到看到的喻文州却是一副衣衫不整的样子。黄少天赶紧把头低下,眼睛不知道看哪才好,头死死埋着不敢抬起来。

“昨天拉着我让我换了一大堆衣服,现在倒是是害羞了?”喻文州看着他红着脸低头的样子觉得好笑,心想少天简直可爱到犯规。

“我哪里有害羞!”黄少天下意识反驳,怎么着也要捍卫住男人的尊严。

“既然少天没有害羞的话,就请帮我扣一下内衣扣子吧。”喻文州顺着他的话道。

等等……内衣?黄少天终于肯抬起头,看到喻文州转过身示意他自己身后没有扣上的内衣扣子。

喻文州光洁柔软的背部就展现在黄少天面前,脊柱处还有微微的凹陷一直向下延伸,直到身下的裤子遮住了那引人遐想的地方。

“少天?”喻文州等了许久都不见黄少天有动静,疑惑地叫了一声对方名字。

听到喻文州叫自己的名字,黄少天才回过神来,暗暗懊恼自己怎么又想偏了,一边赶紧回复喻文州:“啊啊队长我没事,我就是看一下这个怎么弄的。”随便扯了点掩饰自己刚刚的出神,黄少天伸手抓住悬着的扣子。

“扣在最里面的那格。”喻文州这时出声提醒道。

于是黄少天便按着她说的扣好,尽管动作很快,但指尖仍然不可避免地划过肌肤。光滑舒适的触感从敏感的指尖传来,黄少天觉得手指好像在发热,热度从指尖一直涌上脸颊。

“多谢少天了。”内衣解决了,喻文州背对着黄少天就直接换上衣服。

看到喻文州动作,黄少天马上自觉地转过身,趁这时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

“少天,你来是找我吃早饭吧,走吧。”喻文州穿好衣服对黄少天道。

黄少天想起来被他自己忘掉的本来目的,念着肖像了许久的蟹黄汤包,又像平时一样精神满满了:“队长队长,我跟你说有一家新开的早餐店的蟹黄汤包特别好吃!上个星期我好不容易让郑轩给我打包两个,结果你猜怎么样——好吃到爆?我一下子吃完两个还觉得根本不够!”

黄少天说着话先出了门,看了看周围确实没有人才叫喻文州出来。

喻文州笑着听黄少天描述蟹黄汤包让人如何垂涎欲滴食指大动,跟他一起慢慢走到了黄少天说的那家早餐店。




那里的早餐确实不错,喻文州吃得也很尽兴。但些问题在回来之后仍要解决。基于自己今天还是没有变回原来的身体,喻文州不得不重新考虑接下来的打算。夏休期期间俱乐部基本没人,蒙混过关应该不难,但是等到夏休期结束后就不好办了。一方面是战队的大家都要回来了,平时朝夕相处根本不可能瞒过,另一方面是下一赛季的比赛该怎么办,身为蓝雨队长的自己难道要缺席吗?

“少天,我们商量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办吧。”回去以后,喻文州叫住要回自己房间的黄少天,跟他说了自己的疑虑。就是在夏休期她也还有队长的后续任务没有完成,而且本来一个星期后她也打算要回家的,现在也只能跟家里人说一声不能回去了。

黄少天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主动提出要陪着喻文州在俱乐部一起过这个夏休期。夏休期之后的事情暂时不急,也急不来。而在夏休期期间,他也只能待在队长身边陪她,不管怎么样他都不可能让队长一个人面对或许还会发生的意外情况。更何况,他感觉队长现在可能很需要他,能帮上队长的忙黄少天自然非常乐意。

喻文州听到他的话后松了一口气,朝黄少天感激地笑了笑:“要是少天想要回家的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实话说,有些事情喻文州一个人还真的不太方便,有黄少天的陪伴对她来说再好不过了。不仅如此,想到黄少天和她一起度过夏休期,喻文州甚至有些庆幸这次的意外了。

“真是的队长你都把我看做什么了!这个时候我怎么可能丢下你一个人啊,而且队长你这个样子我根本不可能放心得下!”黄少天反驳道。

“我去和我爸妈打个电话说一下啊。”黄少天没避开喻文州,走到边上点就掏出手机打给了自己父母。

电话另一边黄父黄母问了一下原因,黄少天就解释说队长想出了新战术他们一起磨合一下,他们便也没强求黄少天回家,叮嘱了两句就随他去了。从小黄少天就在比较轻松的家庭环境中被放养到大的,也多亏了这样,在他当初突然说要去打游戏才会这么顺利。

黄少天听着电话里的嘱咐满口答应,在挂断电话的时候还笑着向喻文州比了一个胜利的V。

喻文州笑着回应后,也去和自己父母解释说不能回家了。

因为声音变了,喻文州不能跟黄少天一样打电话,就给父母发微信说这个夏休期不回家了。为了口供一致,喻文州用了和黄少天一样的理由。知道自己的孩子对战队里的事上心,也相信她能照顾好自己,喻父喻母便没有阻拦,让她什么时候有空了再回来好了。

家里那边安排好了,就剩下经理布置的任务要完成了。这个任务并不难完成,喻文州干脆全部交由黄少天出面解决,就说自己有事不方便,内容再两个人合力完成。

几件事情敲定,喻文州心里悬着的石头也落下了一块。




黄少天这个时候把自己房间里的笔记本电脑拿了过来,嚷嚷着非要找喻文州PKPKPK,说是来检测一下她荣耀的水准有没有下降。

还找了个这么正经的理由,喻文州哭笑不得,打开自己的笔记本和黄少天进了竞技场。

打了三把,黄少天2胜,喻文州也赢了一场。黄少天操作失误了一次,喻文州抓住了这个机会,几个技能恰到好处地丢了上去,掰回了一局。

“不知道少天觉得,我的荣耀水准有没有下降呢?”喻文州明知故问。

没有没有完全没有,黄少天连忙摆手否定,笑嘻嘻地揭过了这一页。

日子过的清闲,两个人慢慢把经理布置的任务完成了,黄少天跟经理做完最后的报告后,他们总算是真正开始放假了。












——

谢谢你们的喜欢w

 
评论(14)
热度(54)
© 银樱初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