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格瑞说金可能是个色盲

看凛冬太太的文一直有一种直击心灵的震撼……
太太说自己心态崩了,我看到中间,也有了这种感觉。
从安迷修说——我现在要想的只有“我怎么才能死得比他更拉风”那里,就有一种很压抑的感觉出现,骑士的悲伤和绝望,坚强,傲骨都体现出来了。
表白太太呜呜呜!太太超棒!(比心心)

凛冬季节:

首先方便新粉丝补文:崽子们的贼窝 跟我默念三遍不吃冰原刀,不是冰原人

 

给yoyo的生贺!写的时候心态崩了呜呜哇我为啥要写瑞金来着(。)有一段不太满意以后改改吧,总体……总体我还是尽力的嘤嘤相信我!!

雷安有,不多,私心打上TAG。

有些东西自己阅读理解吧……瑞金,我尽力了ORZ...

【假的手书】蝴蝶海

生与死的隔断,记忆与爱的对抗。
在蝴蝶湾,有那么一群愿意忘了自己的一切而等待的人。
表面上伪装的坚强,在悲伤和痛的驱使下,他还是去找了蝴蝶夫人。
命运的玩笑,相似的循环,在蝴蝶湾这个地方一次次上演……

哇……太太的文一直都给人一种揪心的感觉,特别棒!!!推!!

凛冬季节:

【假的假的系列】和【凹凸国家地理】一起的特别篇,给雪莉太太的手书配文(可能是同人吧)



先提一提,玛格丽特是一官方人员写的同人里的人物,为嘉德罗斯挡箭而死,嗯。


雪莉太太的手书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凹凸手书之一了,这也是我为什么会配文的原因,我希望大家在看本文时能先看遍手书,然后再...

【假的人鱼】所以说安哥的鳞片到底是什么色号?

很震撼的一个作品,让人体会到深刻的爱和深刻的遗憾和痛。有让人出乎意料的意外,有让人意料之中的心动。在两万里的深海里,有过这样一个故事……

凛冬季节:

假的假的都是假的】系列第五篇,前面的文自己翻,乐乎老抽,不发链接了



20000字+,我挑战的最高难度的故事,轻微坠机,有些逻辑混乱不要深究,出本时我会修的w



此系列重点是一个新字,为了把老梗写出新意,不限刀糖



本文故事主角 安迷修 格瑞 雷狮


CP:雷安瑞金, 雷安偏重。...



【千fo福利】白雪歌

最后在一起了,愿岁月静好。

-修冶-:

将军×将军
私设有
ooc是我的
写了两周,快写死了……
感谢小天使们的关注、红心和蓝手,阿冶以后也会努力产粮!
食用指南:(二)至(四)推荐配乐:老妖的《有敌相惜》、全文推荐配乐:吾恩版的《惊鸿一瞥》
————————————————————————


(一)
  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帝都的春天素来和暖,翦翦微风带着濛濛的水汽。
  蓝湛自城郊古寺打马而归,周身沾染了几分悠远的禅意。清风拂过,柳絮翻飞,有零星几朵落在他的发间。
  蓝湛下了马,牵着踏雪慢慢走在这座繁华城池的大街小巷。城心的镜湖上遥遥传来歌声:“...

【喻黄】桐花

相遇,钟情,追逐,停留,一切都是那么美好的样子。
太太的这篇文超棒!

沈扶桑:

*宝贝儿生日快乐~


*忽然之间干一炮。


*本文没有什么科学道理,不要问为什么


*摄影师喻x旅行者黄少天,来自 @jtyxj 的点文



  下雨了。


  雨水先是稀稀疏疏地落下来,像是不经意闯进来的少女,在窗户上流下了拖杳却清晰的痕迹。但很快,少女成了满目愁容的鬼怪,噼里啪啦地朝着玻璃低吼,将丁点儿水渍汇成了奔腾的河与海。


  砰砰地。雨势大了起来。...


【全职】[喻黄] 迭香(END)

超喜欢的米洛太太!民国风,推荐!

米洛:

不管了,梦让人心痒,俩小时光速摸鱼先爽一把


带个三刷的广告链接ԅ(¯ㅂ¯ԅ)


光阴的故事


与共


富士山下



迭香



在遇着喻文州之前,所有唱戏的在黄少天心中都长着一张一模一样的脸,无论他爹怎么爱听曲儿,爱捧角儿,黄少天都对此毫无兴趣,他总觉得那些人脸上敷着面粉,带着廉价的香气,怎么瞧都长成一个样。


对此黄父则是不屑一顾,他老人家慢悠悠地拿着礼帽去扫身上的灰,回了一句:“谅你也不懂。”


黄少...

【喻黄】狐意(END)

太太文笔特别棒!良心推荐!

海月虚空:

·忙·到·爆·炸,不过是好的那种忙


·小狐狸的正经结局【不】还没发过【……】混个更


·要爱豹豹呦【hin累的时候就会习惯性低幼



【一】



那年冬天,黄少天并没有如开始所想的那般在山里躲过清静的三个月。


北方在下过那一场雪之后就一下子冷了起来,刮风飘雪是寻常事。他在傍晚朔烈的大雪中走进一家客栈,挨着火坐下来的时候感觉披风上有什么正簌簌融化的感觉。


“一坛烧刀子。”他自顾自...

【排瓜】Hello,sir./G-12

啊啊啊啊啊啊这种色气满满地文真的是超喜欢的啊 啊  啊

三月十四:


→  本文一切与三次元无关,请勿代入。
→  本文一切与三次元无关,请勿代入。
→  本文一切与三次元无关,请勿代入。
→  前方OOC预警。

Hello,sir
文/三月十四


他在唱歌。

舞厅里的霓虹快速切换,迷得人头晕眼花。节奏感十分强烈的音乐把整个会场的气氛推上顶端,服饰夸张的男男女女在舞池中央踩着鼓点,扭动着腰肢。调笑声喘息声哭泣声汇聚成震耳欲聋的噪音。

他在唱歌。

清亮的少年音放...

【排瓜】偶像剧

分享一篇超赞超甜的排瓜文!

哈哈哈欠的后花园:

@懿湘思兮 点文,要求的无CD切换性别我有点苦手,所以写了这个抱歉。

#感谢提供ID的大家。


>>偶像剧。

 


  虽然怎么都觉得是个坑爹的事情,但奸商的本质在于奸,反正坑的不是自己,那么他只用随波逐流去坑人就好了。副手武器触发暗攻什么的,听起来挺像那么回事儿但直觉告诉他这就是坑爹便宜奸商的事情,西瓜伸手去搔了搔桌上瞪大眼睛看着电脑屏幕的肥猫短短的脖子,然后用上几个封印封起了刚弄来的猫杖,挂进了交易所。

  守着交易所等秒的人多得很,他手快点开双开...

[k漏]御剑相伴

木纹燧更新了吗:

这次又是新歌脑洞,很少写古风,这回可能有语法问题请见谅。顺便问一下有没有k漏群号,求拉呀想一起玩。

-

十七岁的哦漏又一次听到飘渺的叶笛声,终于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走向村旁的树林。他知道那儿有山有潭,却从不知有什么东西能发出这么好听的声音。

顺着涓涓水流向西,哦漏推开竹丛,没走多久就深入了竹林。虽说是竹林,但山壁上藤蔓蜿蜒,叶影重叠,看起来与丛林无异。

笛声还在继续,他闻声很快就到了潭边。

那里他曾经听说安静得不成样子,今天头次来访,却见多了个黑衫少年坐于石上,手中拿着一片树叶,像是在对潭中的鱼演奏。

那少年被草木娑娑声惊动,停下乐声回眸看向...

© 银樱初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