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瓜】Hello,sir./G-12

啊啊啊啊啊啊这种色气满满地文真的是超喜欢的啊 啊  啊

三月十四:


→  本文一切与三次元无关,请勿代入。
→  本文一切与三次元无关,请勿代入。
→  本文一切与三次元无关,请勿代入。
→  前方OOC预警。

Hello,sir
文/三月十四


他在唱歌。

舞厅里的霓虹快速切换,迷得人头晕眼花。节奏感十分强烈的音乐把整个会场的气氛推上顶端,服饰夸张的男男女女在舞池中央踩着鼓点,扭动着腰肢。调笑声喘息声哭泣声汇聚成震耳欲聋的噪音。

他在唱歌。

清亮的少年音放肆不羁地吐出下三流的英文单词,唱到“Fuck me if you can”时用力地咬着清辅音,大有嚼碎了往下咽的气势。

即使是在这样杂乱无章的环境之下,他仍然吸引着舞厅内大部分人的视线。注视着的是,清秀的面容也好,滚动的喉结也罢,亦或者是黑心背心勾勒出的纤细腰线,与半松半垮的牛仔裤裤腰,露出着里面的灰蓝色棉布。

最后一个单词已经抛出去,他伸出猩红的舌尖舔舐着冰凉的麦克,暗示意味明显到露骨,水声透过无限扩大的音响直勾勾地撞进每一个不怀好意的人的心里。

他将麦克抛了出去。

人群爆发出热烈的尖叫。

像是挑衅一般,他搭着麦克风架,朝吧台做了一个拇指向下的动作。

排骨泰然自若地把目光收了回来,重新放到吧台内的友人身上,不动声色地微笑,“他在鄙视你哎。”

“放屁,他明明指的是你。”

没好气的回话带着浓浓的东北口音。调酒师的服装对于一个壮硕的糙汉——也就是胖子——格外不友好,王胖子提溜了下裤腰,从柜台下面掏出了一瓶烧刀子。

“跟胖爷我说实话啊,你是不是招惹他了?”王胖子生了一张彪悍的汉子脸,养了一颗八卦的女儿心。

排骨看似无辜地眨眨眼睛,笑得闲适淡定,“我今个儿第一天来大学报道,上哪儿招惹这么个尤物。”

王胖子把眼前这人从头到尾打量一遍,冷笑一声,脸上满满的写着不信。不过排骨不想说,他也就懒得再问,他毕竟不是排骨的妈,不需要芝麻儿破大点事都去操心。再说这十几年的相处过来,他觉得比起眼前这个,还不如去担心担心台上那个。

“来来来,胖爷今个儿心情好,请你喝酒啊。”

王胖子也是不拘一格,拿着高脚杯倒烧刀子,就往排骨面前一推,“哎哟你那什么表情……就别看我身后那排瓶瓶罐罐了,基本全掺水,也就瞎糊弄那帮磕高了的傻逼。”

“我还记得你小学的时候每一篇作文结尾都是“我要当一个对人民负责任的好警察”。”排骨接过了杯子却一口没喝。

“嘁,你也说了那是小学的时候。”王胖子懒洋洋地将杯中的烈酒一饮而尽,哑着声音说,“我他妈那时候还以为只要努力就会有收获呢,谁没点熬鸡汤的时候。诺,就台上那小子,一年前进来的时候还说自己的梦想是成为音乐家,现在还不是一个有钱就给艹的婊子。”

排骨轻咳了几声。

“啪啪啪,胖爷总结的太精髓了。”

台上的少年此时正坐在高脚凳上,光裸的双脚缠着细长的链子,修长纤细的双腿叠在一起,有一种隐约的色气。他像一个真正不谙世事的少年一般,脸上带着稚气未脱的笑容,只是微挑的眼角透着一股杀气。

背后说坏话被撞见总是有几分难堪的。然而胖爷不是寻常人,此时此刻无比镇静,甚至还笑了出来。

只是王胖子不说话,这位少年看上去一时半会儿也没有要把话题继续下去的样子,为了破除这尴尬的气氛,排骨只好自力更生,“刚才的歌唱的很好……”

“闭嘴,你这个艹完就走,拔屌无情的男人。”少年毫不留情地打断了排骨,“连一百块都特么不给我。”言语之间还颇有几分委屈。

排骨立刻闭嘴,并喝了口烧刀子冷静冷静。

王胖子啧啧了一声,嘴里感叹着“知人知面不知心”,而后热情洋溢地向少年掏排骨的家底,“这货,隔壁那A大声乐系的,叫排骨,网上还在那个什么弹幕网站B站当UP主,也是心大ID也叫排骨。我跟你说啊西瓜,他可土豪了,家住梨花小区,就那超——高层建筑……”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看这势头王胖子是打算把他银行卡密码都告诉西瓜,排骨有点犯怵,于是连忙打断,“咳咳咳,胖子,那边有人要血腥玛丽。”

王胖子摊了摊手,脸上写着“兄弟我只能帮你到这了”,而后吊儿郎当地朝着吧台另一端走去。

名为“西瓜”的夜店少年捧着手里的大酒杯,笑得肆意又张扬,“hey,排骨,艹我爽吗?”

简单粗暴不留情面。

排骨发现烧刀子用来冷静大脑颇有成效,此情此景他没忍住又喝了两口,辣得喉咙发烫。

这边西瓜还笑意满满地看着他,拖着脑袋侧着头看他的样子破有几分天真烂漫的味道。排骨忍不住地想起了昏黄灯光下眼前之人露出过的疼痛表情,喉间的热度嚣张地蔓延至四肢百骸,口干舌燥大概指的就是现在这种情况吧。

“喂,西瓜,陪我们玩一场。”

搭在西瓜肩膀上的手不安分地乱摸,那只手的主人衣服松松垮垮的,另一只手里还捏着一沓土豪金的人民币,纸张拍打脸颊的声音就像是一场响亮的嘲讽。

西瓜的唇边化开虚假的微笑,微微一偏头便张嘴咬住了那沓钱。来人将露出了得逞的大笑,然而弧度才散开一半,便僵硬在了脸上。

西瓜朝他咧开一个大大的灿烂笑容,“噗”的一声将纸钞们吐了出去,像是吐出什么垃圾一样。他还拎起酒杯漱了漱口,歪歪斜斜地站起来,搭着那个阔少的肩膀,将嘴里的酒水尽数喷进了后者的耳朵。

“想上我?拿你的卡来。”

像是没看到那人难看的脸色一般,西瓜倚着吧台笑个不停,过长的睫毛贴在眼睑上随着他的动作抖动,但像是刺猬的尖刺一般,保护着脆弱的眼球。

宛若一朵指头初绽的梨花,面对暴雨完全盛开的模样。

排骨稳稳地掐住那个阔少的手腕,逼得后者松手把手中的酒瓶砸在地上。

他一直坐在原地,不显山不露水的模样,此时突如其来的起身,让周遭一圈人都没有反应过来。阔少旁边的人走前一步想出手,却被阔少挥手拦住。他在这种地方混迹了这么久,不是没有眼力见儿的人。

“……阁下是?”

排骨不动声色,微微一笑,温柔的声线将语速放的很慢,“西瓜今晚跟我,元少改日吧?”

被称为“元少”的人眯起双眼,扫了一眼排骨,眼前这人微笑着,神色柔和偏偏手上的力道透着恶意满满的杀气,他又瞥了一眼西瓜,后者双手环胸,似笑非笑地看着排骨。于是他绷起一个假笑,“先来后到的道理我还是懂的,你请。”

说完,他倒也真的是能屈能伸,甩开排骨的手,干净利落地转身就走,消失在舞厅之中。

“看不出啊,”

西瓜摇着手中的酒杯,霓虹反射着酒水的光泽一如他唇瓣的水色,“你来头大得很嘛。”他咬了咬唇,莫名的有了不高兴的情绪,这让他说话都阴阳怪气了起来,令人不安的焦躁。

“没有西瓜厉害哦。”

排骨笑起来带着半真半假的诚挚,像是一个温柔的人却又疏离得像主客寒暄。

西瓜蹙眉甩开了排骨伸过来的手,薄唇轻抿毫不客气地吐出嫌弃的话语,“脏死了。”

话音刚落,他就有些后悔,偏偏又是爱面子的性格,鼓起腮帮子扭头不看排骨。后者倒是老道上手,笑眯眯地凑过来在西瓜脸颊上亲了一口。温热的触碰让西瓜红了耳尖,靠着吧台的动作让他退无可退,于是他张嘴咬住了排骨伸过来的手,略略湿润的双眸死死地盯着排骨的眼睛。

排骨敛了敛笑意,纤细的手指撬开西瓜的齿关,在对方瞬间放大的瞳孔的注视中恶劣地伸出舌尖舔舐着他唇角溢出来的唾液,黑眸叠着层层深意。

“买你一晚要多少,西瓜?”

排骨的声音低哑起来,在西瓜喉结的位置发声怀着满满的恶意。果不其然,西瓜被迫含着两根手指已经很不满了,呜咽着就要给排骨一个上勾拳,却在尾椎被狠狠按压的酸软中倒在了排骨怀里。

排骨露出了一个浅笑,柔声道——

“我可以分期付款吗,西瓜大大。”

——FIN.

感谢阅读。
*排骨是言下之意是用一辈子还。

原本应该有个肉,可是我手残,等我……手好了,可能……会写。

评论
热度(88)
  1. 银樱初雪三月十四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这种色气满满地文真的是超喜欢的啊 啊  啊
© 银樱初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