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结的炽天使##米优#

Loner:

(写写我希望的米优相遇的过程,请你们快点去结婚吧我要急死了(╯‵□′)╯︵┻━┻

「如果此生还能再见到他一面,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都无怨无悔。」

优一郎在这过去的四年间无数次这样想。

伴随着复杂的梦境的破碎,优一郎缓慢从床上支起身子。

看了看表,才五点不到,离集合的时间还早得很。

他使劲按着疼得快爆炸了的脑袋,刚刚的噩梦有些让他回不过神。

快速洗了个澡,优一郎便睡意全无了,他思索着接下来该干些什么。

也许他该出门去跑上个几圈,让他还在发热的脑子冷静下来。

于是他这么做了。

太阳还没有升起来,沿着地平线可以看见从厚重的云彩中透出的一点暖黄。

优一郎小跑着,在规律的起伏间轻微地喘息。

跑步真是容易让人多想。他后悔他应该去做一些别的运动。

刺眼的光线穿过云层投在了优一郎的脸上,他早已加快了速度,在跑完第八圈之后喘着粗气缓慢停下来。

他有些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洗之前的那一次澡。

再次从浴室出来时,窗帘已经被阳光透得发亮。他拉开窗帘,光线包围着他整个身体使得他开始逐渐发热,眼睛被强光照得有些睁不开,在适应以后,优一郎望着远处沉默的废墟,若有所思。

——优君,你起床了吗,红莲中佐要求我们集合。

是与一在叫他,看来这段时间被他磨得刚刚好。

——知道了,我马上来!

抛开那些繁重的心情,优一郎快速换上衣服,决定专心训练。

——今天得出去巡逻,吸血鬼们不知道又在盘算着些什么,最近新宿那边很不安宁。

红莲将他前端的头发撩到后面,指尖在桌面上不紧不慢地敲着。

——你们得先上阵去探探情报。

——这样就能遇到吸血鬼了吗!?来吧,我要把他们全部杀光!

优一郎一想到四年的梦想近在眼前了,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兴奋不已。

——喂喂别激动啊小鬼,说不定什么线索都没有,倒是后可别怪我骗你。

红莲翘着的二郎腿一上一下,那种居高临下的蔑视感让人极度的不愉快,可惜优一郎并没有在看他,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出发了。

——知道了知道了!好了快走吧大家!嘿!

召集着队伍,优一郎越发加快步伐,脸上抑制不住像小孩般幼稚的狂喜的表情。

一边吸血鬼正在新宿废弃的车站开展修复工作,他们要把那作为新的饲养家畜的据点。

米迦对这种无聊的作业不感兴趣,他宁愿出去守岗也不想待在这种潮湿的地下。

从车站出来,他看到费里德已经率先出来偷懒了。

——哦,米迦君。

费里德露出一脸窃喜的表情,米迦想不通他又在笑些什么了。

难道是他脸上粘上灰了?

或许是看到他也一样翘掉工作了吧。

就在他站着发呆的时候,听到费里德略带疑惑的“嗯”了一声。

——米迦君,似乎有点不妙啊。

费里德站在一座废墟的顶端,用着调伲的口吻向米迦报告情况。

——你指什么?

——看。

说着他伸手向前方的地平线指去,米迦跳到废墟上,顺着他的指向看到远处有几个不规则的圆点正朝他们所在的方向缓慢移动。

——嗯,好像四五个人的样子,怎么办,米迦君?

——没什么好忌讳的。

——哈哈,口气还真是大啊米迦君,到时候可别后悔。

米迦没有再理他。太阳已经在他们头顶呆了很长时间了,他带上帽子,坐在废墟的边缘休息。

他要让费里德知道小瞧他是什么下场。

行走在如戈壁般的一望无际的城市废墟,除了稀稀疏疏的残破的建筑便再没有其他了。

即便是优一郎,在巡逻了一上午却什么也没碰到,他的兴致已经被削减了一大半了。

他在考虑回去后该不该跟红莲打上一架。

——等等,你们看!

君月拦住前行的队伍,一行人停下,大家被正午的阳光照得无力,与一则直接一下坐在了地上。

——前面的废墟上,是不是站着什么?

所有人都不由皱起了眉,筱娅拿起望远镜,对着废墟的顶端调着焦距。

她看见一个银发吸血鬼正笑着朝她招手,手脚不由一阵哆嗦。

——....大家做好警戒,有吸血鬼。

——诶?是吸血鬼吗!

优一郎一下又提起了劲,抢着筱娅手里望远镜嚷嚷道给他也看一眼。

——你在做什么?

米迦看到费里德对远处不停的招手,忍不住问他。

——呀,他们好像发现我们了。是时候准备准备了。啊哈,或者是去迎接他们?

费里德跳下废墟,二话不说便朝优一郎他们的方向走去。无奈,米迦与他保持着距离一同前进。

——喂,他们好像在往这边过来,怎么办?

——来的正好!

优一郎的手已经架在剑把上,碧瞳中散发着杀气。

——说什么傻话!保持队形,我们要撤退了。

一行人扯着优一郎逐渐往后退,这场景就像是保安拦着来公司闹事的工人。在这种危机时刻,反而显得有些可笑。

随着距离的靠近,双方的面孔也越来越清晰,费里德更是用发现珍宝的眼神遮着阳光看向对面。

——哦呀,米迦君,我好像看到有趣的事了。你还在找你的小优吗?

米迦不知道他又在盘算着些什么,从他的神情看,没什么好事。

但是突然提到优一郎,让他有点焦躁不安。

——你想说什么?

——呀不要用这么恐怖的眼神看着我,你的小优看到了说不定会吓到呢,对吧?

费里德的眼神随即望向优一郎他们,米迦也顺着看过去。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小优....

米迦觉得他的血管都快爆炸了,他日思夜想的小优现在就站在他的眼前。用剑指着他准备进攻。

无视费里德欠揍的笑声,他尽力思索着事情的发展。

摆着蓄势待发的架势,优一郎不管同伴的阻拦,率先冲上前去。

他要砍下第一个吸血鬼的头来祭奠死去的家人。

米迦的脑子一片空白,还有几秒的时间优一郎就要刺中他了,他却还站在原地无动于衷。

等等,小优。

——....小优!

米迦几乎倾尽全身力气喊出了优一郎的名字,尽管他的声音带着颤抖且并不响亮。

他知道这样做并不能起到多少作用,说不定下一秒他就死了。

优一郎首先是露出诧异的神情,他怀疑自己刚刚出现幻听了。

这个名字明明只有他会那么叫。

眼前的吸血鬼身披厚重的斗篷,能看见颈间几丝金黄随着暖风微微摆动。

他像离弦之箭般冲了出去,一时间根本停不下来,他不清楚眼前的人到底是谁,更不敢再用剑对准他了。

两人的空间所剩无几, 他赶紧将剑脱手,整个人朝米迦压了上去,身体在空中没有支点,他只能顺势抓住米迦的双肩,米迦更是害怕小优受伤,紧紧搂住他。两个人就这样重重摔在地上。

真是太戏剧性了。

优一郎支起身子,刚才那一跤摔得他天旋地转。但是他清楚的看到了米迦英俊的脸庞。

摇了摇脑袋,意识到自己还跨坐在米迦身上,优一郎赶紧起身,米迦金黄的头发也暴露在他的视线里。

——....米迦?

他试探性的叫着对方,心里又是惊喜又是害怕。

就像梦见的那样,他与米迦在哪里的小村庄一起生活长大,梦里看不清米迦的面庞,优一郎曾无数次想要抓住他不让他离开,可不知为什么米迦总是微笑着朝他招手并越走越远。

这次牢牢地抓住了。

这一撞撞得米迦也有些晕了,他看着优一郎,对方也看着他,气氛一时间变得尴尬,直到两人扶持着站起来。

一边筱娅还在优君优君没事吧的一通乱叫,米迦一脸烦躁的瞪着他们。

——那么,我去帮米迦君解决掉那些麻烦的虫子,你们就慢慢调情吧。

费里德看出了米迦的不满,自顾自地拔出剑去迎接敌人。

良久的沉默,优一郎也没去管另一边打的有多火热,他现在只期盼着米迦能说些什么。

比如他为什么还活着,比如他怎么会和吸血鬼在一起。

——小优....小优,抛下一切和我逃跑吧!那群卑鄙下贱的人类一直在利用你啊!

米迦的语气微微发着抖,他生怕优一郎会为了现在所拥有的充实而毫不动摇。

他知道,优一郎已经不再是一个人了,他很高兴,他没有被儿时的恐惧笼罩到现在。他甚至质疑着自己,或许自己根本不该与优一郎相遇,这简直是在让他面对一个过去的悲剧。

他认为,优一郎现在一定在为还能再遇见他而感到厌恶。

——你在说什么啊米迦....人类?难道说你已经....

优一郎满脸疑惑,他想他的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不过有一点是确信无疑的。

眼前的人就是米迦没错。

这样就够了。

四年了,他不清楚米迦中间经历了什么,他看起来不再爱笑了,脸上写满了悲伤。

——....米迦。

优一郎略带哭腔,四年前米迦不惜牺牲自己来保护他让他逃走,现在他回来了,并且他希望他能再一次回到他身边。

米迦想他差不多该拒绝了,这样做对他一点好处也没有,他怎么可能会答应这种荒唐的请求。

——米迦!

米迦稍有震惊地看着优一郎,他哆嗦着唇瓣,欲言又止。

他看起来在下着相当大的决心,但又犹豫再三。

当米迦一把揽住优一郎瘦小的身躯时,他再也忍不住地嚎啕哭起来,泪水已经不是他能控制的了,那种温暖的感觉让优一郎一瞬间错以为是回到了从前,使得他整个人都毫无防备地依靠在米迦怀里。

两人紧紧相拥着,这比故人时隔多年的短短的拥抱更深沉缠绵。

调整自己的情绪,优一郎趴在米迦肩上小声抽泣着。

米迦则安静地等待他哭完之后在他的背上轻轻安抚。

这种默契是模仿不来的。

——....我,我答应跟米迦一起走!....我想和米迦在一起,想一直在一起直到把四年的时间补全为止还要在一起!....总之就是....带我走吧!我现在已经非米迦不可了!

-fin-

评论
热度(36)
  1. 银樱初雪Loner 转载了此文字
© 银樱初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