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八##猿美#

Loner:

(干脆在这边也放一下吧,是今年小八田的生贺。

2015.07.19  02:53

八田被嘈杂的机械声吵醒。

说起来,这个声音从昨晚开始就一直没停过,楼上的人是疯了吗。

反复翻了几个身确认再不可能睡着后,八田便拿着毛巾进了浴室。

与其说是睡不着,倒不如说那样的环境根本没法让人睡。八田现在已经困疯了。

好凉。

水打在脸上,他整个人清醒了不少。

快速冲了个澡后,他坐在床沿上开始发呆。

03:47

仍旧是满屋子的没有停止的,嘈杂的机械声。

就这样子真是无聊啊,该做些什么好呢。

接着他从床柜里翻出了去年买的游戏光碟。

他已经戒游戏很久了,至于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连他自己也记不得了。这张光碟似乎是他买的最后一张,看样子还没有拆封过。

闲着也是闲着。

八田拿着游戏柄开始操作。

他有点不敢想象自己那时的品味,虽说是游戏,但这未免也太俗套了点。

无非就是主人公打打杀杀练级。

不过说起来大部分游戏都是这个套路。

大概是因为太久没玩了,八田发现自己也很是提不起劲。

原来不管从前有多疯狂某件事,不接触的时间久了,也就没什么热情可言了。

他看着屏幕上的game over,不禁这样觉得。

于是他继续发呆。

05:23

外面的天已经开始发亮了,八田拉开窗帘,洗漱完之后准备出门。

嗯,又要开始满满一天的工作了呢。

他得先在脑海里理一遍才行,因为这实在是太多而烦了。

首先是去拐角的花店帮工,大概七点半就能离开了,之后就要去便利店站上一整个上午,光是想想就觉得腿已经麻了,再之后就可以空出一点时间去简单吃个饭。下午的任务就简单多了。一开始是去新开张的奶茶店发宣传单,大概两点过后就得去餐厅打工了,然后忙到九点,最后再接便利店的夜班。大概十一点就有轮换的人回来,到时候就解放了。

这样的记忆性流水账非常的方便。八田从心底感叹道。

嗯,可以什么都不用想,只是去完成已经被安排好了的必须的行程而已。

这样伤心的事就会慢慢淡忘吧。

比如尊哥的死。

比如再之前的自己的事。

一路小跑着,他看见运花的货车已经停在店门口了,司机和店主正上下搬运着盆罐。打了一声招呼,八田便也过去帮忙了。

好了,放轻松吧。

23:22

好累,快累疯了。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连休息的时间都不给自己了呢。

八田趴在床上用力抱着被子,想着一天发生的事情,不一会便睡死过去了。

这一觉睡得很不踏实,他梦到了很久以前的事,梦到了中学时期的猿比古,梦到了吠舞罗的大家和尊哥,梦到了....

07.20  09:56

糟糕透了。

八田发现自己睡过头了,而且还不止一点。

该死的,他昨晚忘记定闹钟了。

得赶紧给便利店打个电话。

希望不用被炒鱿鱼就好了。

——非常抱歉,因为家里临时有事不能过去了,没有及时告诉您真的是非常非常抱歉,如果可以的话我现在就过来,给您添麻烦了——

没错,只要这样就可以了,不用认真思考怎么解释睡过头的事情,用另一件事代过就好了,现在可没有脑子想那些有的没的。

毕竟他的脑子快乱的炸掉了。

——诶?啊,我知道了,那么我下午会准时到的,是,非常感谢。

啊,不用去早班了。

八田为老板和气的态度和留住的工作而感到庆幸。

11:07

八田从床上挣扎着起来。

什么时候他又睡着了。

好饿,想吃些什么,家里有什么能吃的吗?

好像....并没有。

他已经很久没去过超市买菜了,方便面也吃的差不多了,还剩一些发霉面包片堆在桌角。

真是让人头疼的房间,哪天有空来一次大扫除吧,但那之前得先安排下工作表。

他一刻也不能停,倒不如说八田这是在强迫自己不要停。

他有点不想休息。不然会让人想太多,所以他觉得现在的状况很好。

还是先整理一下出门吧。

12:19

今天的温度比昨天高上那么一点,太阳光打在身上还是非常的不舒服的。

虽说如此,街道上还是挤满了出来约会的人群。

真想不明白他们是怎么克服这种大热天的恐惧出门的。

难不成是假期太无聊所以跑出来发情了吗?

嗯,也可能是有一群很好的朋友吧,非常非常要好的那种。

八田不禁加快了步伐。

17:42

脚真的快废了。

他或许应该问店长要一张凳子的,真是后悔极了。

接下来就是去饭店完成的最后一份工作了。

今天的行程意外的没有很满,十点就能下班了呢。

八田走在被夕阳染红的街道上,听着下班高峰期的人流涌动时的嘈杂的噪音,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到底是什么呢?

今天的运气似乎不太好。八田在路经第三个亮着红灯的人行道时这样想。

于是他开始翻看手表。

并没有什么特别让人在意的新闻。他删除了今早的通话记录,和....

啊,草薙哥的邮件?

是早晨发的,那时忙着给店长打电话,没注意查收。

——醒了吗?今天就特例给自己放一天假吧,毕竟还是不要累坏了身体,好好休息吧!( •̀∀•́ )

这算....什么?

现在休不休息怎样都无所谓了吧,草薙哥关心过度了,不过还是谢谢了。

那么,怎么回才好呢,必须得让他知道我现在是活力十足的。

——抱歉!没有看到邮件,工作日还在持续,放心吧!我没事的!那么我继续去努力了!

嗯,就这样吧。也只能这样了。

21:42

八田单手撑在柜台上,暖气扑在脸上,小饭店里柔和的氛围让他有那么一丝困意。

店门被推开了,带着清脆的铃铛声,八田收住了自己的哈欠,低头微鞠躬道欢迎光临。

是谁这么晚了还没吃饭呢,也真是够辛苦的。

——想吃什么你们随便点吧,今天我买单。

诶,这个声音,难道是....

他抬起头看,是宗像礼司,他看样子憔悴了许多。

是值夜班吗,这么多人一起下班真是少见啊。

啊。

怎么办。

好像,有点不妙。

这个时候该低头吗。

果然还是低着吧。

——哟,misaki,这么晚了还在打工吗?真是精力充沛的跟小孩子一样啊。

该死,装作没看见会死吗!我现在可没功夫跟你吵。

——啊是啊,最近手头有些紧呢,所以我得加吧劲才行啊。

快点结束吧这种无聊的对话。

——啧....

——喂伏见怎么了,要点菜的话把服务员叫过来啊。

——....知道了。说是叫你过去。

我知道了啊是你一直在跟我说话啊臭猴子。

伏见不耐烦地坐上座位。

——您好,这是菜单。

——哦我要这个!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伏见先生要点什么吗?

——不,我不用了。

......

快点吃完滚吧。

也真是,难为厨师了,卡在下班点点这么多菜换做是我肯定会哭出来的。

唉。

22:26

八田撑在柜台上打着瞌睡。

铃铛再次带着夜晚独特的芬芳响了起来,是店长回来了,看样子是去购物了,手上拎着大包小包。

——店长,欢迎回来。

——哦八田君吗,不是应该已经过下班点了吗,怎么还会在这?

——现在还有客人在,我想要不要等他们吃完收拾一下再走....

——那倒不用了!前天不是也拖了吗,一直麻烦你也不好,接下来我自己来就行了,你快回家吧,这么晚了父母该担心了。

——....嗯,谢谢你了店长。

父母。父母早就已经不在了,其他亲人也是,朋友也....

——那么,我走了。

——好,路上小心啊!

——知道了。

伴随着刺耳铃铛声出门,外面年久失修的路灯在黑夜里不停的闪着。

店长已经将牌子的close挂在门外了。

今天也是相当累啊,快点回家吧。

路灯在街道旁稀疏的排列着,把八田的影子越拉越长直到消失,接着又是下一盏。

不久过后,他就听到远处身后饭店的铃铛再次想起,他们应该是吃完了。

紧接着八田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紧促的追赶的脚步声。

他想他已经猜的是谁了。

停下,回头。

——喂,你怎么....

没等八田说完,对方随即抛出一个手掌大小的盒子,八田伸手去接,没有接稳,盒子在空中翻转了一下落在他的手心里。路灯下八田的影子更是显得笨拙又措手不及。

他站在昏暗的路灯下,看清楚这是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

——这是什么?

——你是白痴吗?明显是礼物啊,生日礼物。

啊,这么一说,八田好像把这事忘得一干二净了。

怎么说呢,最近实在是太累了。没心思想这些吧?

八田盯着手里的礼盒,不知道说些什么。

又是高兴,又是不解。

高兴着他还会在意自己的生日,不解到为什么他要为自己这种粗神经的人操劳着准备礼物。

——别太逞强了,要是晕倒了可没人扶你去医院。

是在说打工的事吗?其实也还好,只是觉得身边的人都走光了太寂寞了才会这么卖力的。

——放心吧,我可没你那么弱....嗯,我知道的。

——看你都瘦了一大圈了,黑眼圈也很重啊。

伏见说着走上前去,抚上八田的脸颊。

——骨头都能摸到了。

带着黑夜的冰冷温度的,修长的手指让他不禁发出“唔”的一声轻微的惊讶。

——是吗,我倒觉得这样还不错。

——啧。

——那就这样吧,我要回家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今天意外的没有吵起来或是大打出手,是因为他看出来了我太疲倦了还是因为这个稍微有点特殊的日子呢?

——我买了蛋糕,去你家吗?

啊,完全没注意到他手上还拎着其他东西。还有饮料,真是贴心到有点感动了!

——诶?....啊,怎么说呢,家里最近比较乱吧。

——那正好帮你去收拾一下。行了,快走吧,已经很晚了。

——哦....那今天还回去吗?

——不了。

-fin-

评论
热度(18)
  1. 银樱初雪Loner 转载了此文字
© 银樱初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