恺楚/ 酒与甜食

Cae:

旧文改,恺撒第一人称视角,普通大学生设定的糖,微Ooc。发觉楚子航偏好甜点的这一特性真是会心一击。

------------------------------
 

 他犹如冰镇后的烈酒,冰凉入口激得人连同骨头架子都是一颤,久久回味后便浑身涌上烧心般的灼热,令人欲罢不能,的确如此。可宿醉的剧痛也只有品尝过这酒的人才知晓。——题记
 
#
 ——白俄罗斯(鸡尾酒界极受人欢迎的调配酒,由烈性的伏特加,鲜奶与咖啡调制)
 
 "一杯白俄罗斯,不加伏特加,不加咖啡。"清冷的声音从对面传来,伴随着几声指尖叩击吧台桌面的短促声响。
 酒保正闲得无聊把玩着打火机抛上抛下,只见一截白皙精瘦的手腕映入眼帘叩了叩桌面,抬眼是个利落短发的年轻人,点的附加条件相当怪异,但似乎不太好打交道,不易多嘴。
 酒保在这儿混多了年头人也滑,点头便熟稔的操练起来,一套花式速度相当快,翻着白沫的液体还没等人看清就倒入利口玻璃杯。敦实的一声响,杯底磕在吧台上推到年轻人面前,"您的白俄罗斯,不加伏特加也不加咖啡。"
 年轻人从容的把这杯料只剩下纯牛奶的白俄罗斯端起来,一仰而尽,饮毕舔了舔嘴角的一圈奶渍。
 不远处的几个男人看着这边发出了笑声,一人高喊,"小伙子,敢不敢喝点带酒精的真酒?"
 "不了,我明天还要上课。”年轻人把杯子放在吧台,目光只是扫过那群人,随即移开。
 当时我和朋友们就是那一群人,只不过我没有参与起哄打趣这个长相干净的男人,不,姑且还是个男孩吧,二十出头的样子,但是他在酒吧里名正言顺喝牛奶这件事情还是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
 ——冰酒( 一种在气温较低时,利用在葡萄树上自然冰冻的葡萄酿造的葡萄酒,入口冰凉却算是酒界中甜腻的一种。)
 
 楚子航是个平日里少言寡语的年轻男人,从来给外人性子颇为冷淡的第一印象,薄如刀锋的嘴唇总是抿得很紧。
 与他生人勿近的外貌不同,他出人意料的格外钟爱甜食,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事,当然,我当时的确很惊讶。
 我与他第一次相遇就是几个月前的酒吧里,他当着全部人点了一杯...牛奶。
 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原来我们是一个大学的学生,他大二,我正在读研。
 那天我从甜品店出来拎了一块新品蛋糕,回了学校在图书馆里偶然碰见他,但他似乎没有认出我,而我踱步与书架之间看见这个极其熟悉却叫不上来名字的背影不由得好奇,走近便对上了他毫无波澜的视线。
 "你这本书还看吗?不看就给我好了。"我指着他怀里抱着的那本书脱口而出,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和他说这个,其实我连那本书的书名都没看清。
 "那里还有。"他跟我指了指旁边的书架上,有封面一模一样的书整齐的码成一排,标题赫然是"36种西式甜品制作法".......
 "我就要你这本。"我听见我自己声音似乎很急切。
 他平静的盯了我几秒,转身就走。
 "你等等。"我下意识拉住他。
 楚子航停下脚步转过来,从头到脚的打量着我,目光突然停在我手里提的蛋糕纸袋上,那是我刚买的。
 "甜品屋新出的那个慕斯蛋糕?"他问我。
 "啊..对。"我有点莫名其妙。
 "拿蛋糕和我换,我就把书给你。"他叙述的语气平淡极了。
 我低笑又很快忍住,把蛋糕袋子递了过去。
 楚子航看起来还挺满意,抱着蛋糕袋子,把书给了我,转身走了。
 我越来越觉得这个人的性格有意思,中我下怀,虽然还是冷了点儿。

#
——血腥玛丽(由伏特加、番茄汁、柠檬片、芹菜根混合而制成,被称为喝不醉的番茄汁)
 
 我把一杯鲜红色的饮品放在他旁边,"试试看。"
 "怎么又是你?"楚子航合上书蹙眉的看着我,"这是什么?"
 "番茄汁,你尝尝。"
 "果汁而已..."他不设防的喝了一大口,马上被呛得不断咳嗽,脸都红了,丢了个冷冷的眼刀过来,拿起书就走了。
 我无可奈何的耸耸肩,直到他的身影远得模糊不清我才收回视线,借着方才他用的那个杯子把剩下的酒喝干净。真开不起玩笑啊。

#
——长岛冰茶(材料是金酒,朗姆酒,伏特加等烈酒,酒精度高,入口辛辣,回味却是甜中带苦涩)
 
 生日那天在聚会上喝醉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回来后已经是几近九点钟左右,我鬼使神差的去了学校不远的那家甜品屋,果不其然找到了楚子航,然后我吻了他。
 我不知道我当时是不是真的醉得彻底,但这件事我的确想做很久了,借着酒精,正好如愿。
 他的乌黑的瞳孔骤然放大,猛地推开我,此后在学校内楚子航一旦见到我,他就转身向反方向离去,一直持续了两个多月。

#
——百利甜(现在是一种单独的利口酒,以前是鸡尾酒,由威士忌和奶油混合而成)
 
 明天我就该离开学校了,读完研究生的前一夜,我千方百计搞到了他的手机号,和他同年级的小学妹还一个劲儿问我要楚子航的号码做什么,看来是很不情愿,原来他还挺受女孩子欢迎,我哭笑不得。
 我存下号码备注是"Luv",拨过去,很快就接通。
 "哪位?"他的声音隔着手机传来有一种独特的感觉,陌生又熟悉,我说不上来。
 "是我,我是来和你道歉的。"
 他没再说话,但却也没有挂断。
 "我不是故意的,但我是认真的。"我顿了顿,继续说,"也许你会觉得这很恶心"
 "你喝醉了,我看得出来。"他终于肯正面开口和我说话。"
 "是,那天我喝醉了。" 我不得不承认, "但是我是认真的,我会为我做出的事负责。"我听见自己再次重复了一遍。
 楚子航沉默良久,缓缓道"我给你讲一个故事。"。
 我点了点头,然后意识到电话那边的他并看不到,于是又嗯了一声。
 "一个英国的调酒师与他夫人的感情非常好,如胶似漆。但是有一天,他夫人因为车祸意外英年早逝,这个调酒师非常痛苦。后来有一天,这个调酒师坐飞机出国旅行,发现飞机上一个空姐非常非常像他已故妻子,于是调酒师开始疯狂的追求这位空姐。但是空姐不接受,说:有时候人心会被爱所迷惑,你对前妻和我完全不是统一种情感,就像奶油和威士忌永远不可能混合。
 调酒师听了这句话,暗暗记在心底,他用了一年的时间,常识和无数配方,终于将爱尔兰奶油和威士忌成功的混合出了一种广受好评的鸡尾酒,这就是现在的百利甜奶油利口酒。
 那个空姐品尝了这个就酒后,说了一句话:“我等这杯酒等了一年”。后来他们在一起了。"
 楚子航难得说了这么多的话,似乎他还有些不适应,隔了好一会儿才说,"我讲完了。"
 "你也想让我为你特调一杯专属于你的鸡尾酒?"我问。
 "不是的......"
 然后他突然挂了电话,我以为是信号不好,正要重拨,突然接到一个短信。
 [新信息(三秒前)来自Luv:我想我会更喜欢蛋糕,慕斯的,谢谢。]

 
#感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
热度(47)
  1. 银樱初雪 转载了此文字
© 银樱初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