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一觉醒来发现队长变成女孩子了该怎么破(6)(大结局上)

*原著向
*喻文州性转,第三人称统一用“她”
*双向暗恋

*下一章真的完结X

🐠要来姨妈了,不适者注意避雷。

我拖更我有罪!!




6.

王杰希,或者说王不留行,一定掌握着某种神秘力量。

喻文州刚给他打完电话,隔天就来了女孩子每个月都会来的……例假。




早上醒来,喻文州刚一离开床就看到了自己床上的一摊血迹,不是特别多,但还是有点渗人。还没等喻文州想这摊血迹的来历,她突然感受到有什么东西无法控制地从自己下身流了下去。

喻文州察觉到了不对劲,那个感受在这具陌生的躯体上诡异的鲜明。她赶紧跑到厕所,一脱裤子才发现自己的内裤上全是血迹。

也不愧是喻文州,她在短暂的慌张之后马上就冷静下来了,她蹲在马桶上思考了一会儿,想起来了女性生理常识。

虽然在蓝雨一个女生也没有,但喻文州以前好歹也上过生理课,加上小时候在卫生间的纸篓里不免会看到的血迹,她大概知道了自己是个什么情况。

不管怎么样,先呼救少天吧。

喻文州刚这么想,正在要一个电话打过去的时候又发现自己的手机还在床头柜上。

看来自己刚刚慌慌张张就跑进来了厕所,连手机拿没拿也没注意。喻文州心里悄悄叹息了一声,她平时思考都很周全,战术布局也以心脏为称,没想到现在倒是趁这个机会鲁莽了个够。

怕再弄脏一条内裤,喻文州提着原来的血红内裤,迅速拿了手机以后又跑回了厕所蹲好在马桶上。

不管怎么样有手机就不怕了。喻文州在打电话给黄少天之前没忘记先查了一下这个时候该怎么办,才一个招呼过去把黄少天给叫醒。

“嗯……队长?怎么了?”黄少天刚从梦中被硬生生拉出来,整个人还有些迷糊。

“少天,我有个急事……要你帮我去买个东西。”喻文州在急切的同时也有点犹豫和尴尬。

“什么东西啊,队长你怎么说话犹犹豫豫的,我们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啊!”黄少天脑子还没完全清醒,嘟嘟囔囔反射性地回了一堆话。

不过他很快就想要收回刚刚脑子不清晰时吐出的话。

黄少天听电话对面喻文州说的话之后一个激灵,瞬间清醒过来。还没来得及反应是自己要去买,嘴又不受控制地动了:“卧槽队长你要那个东西干什么啊,不对不对,队长你该不会是背着我偷偷金屋藏娇吧,也太不讲义气了!”看来是还没清醒。

“……我自己藏自己?”喻文州顺着他的话接道。

一边黄少天还躺在床上,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喻文州是什么意思。对哦,队长现在变成女孩子了。

现在黄少天又心情复杂,不知道是该震惊队长居然要经历这样可怕的事情,还是要烦恼自己怎么去给队长搞来那个什么卫生巾。





在蓝雨附近的一个小型便利店里。

一个人带着鸭舌帽猫着腰进了便利店,帽舌被用力地往下压了压,微长的刘海遮在脸上,让人看不清他的面容。也是时间巧,这个时候便利店里面几乎没什么人,不然这么一个鬼鬼祟祟的人老早要被人关注了。

黄少天低着头向里面走,毫无头绪地在货架间兜兜转转。他才不要找工作人员问呢!这么丢人的事情。

好在没转多久,黄少天就看到一长条货架,上面有一半都放着各种牌子的卫生巾,十分显眼。黄少天送了一口气,在这里找这玩意儿实在是……太为难他了。

怕买了不对,自己又不是怎么了解这个东西,黄少天各式各样的都拿了一点以后飞快去了前台结账。

收银员大概是个来做兼职的姑娘,看他遮遮掩掩的样子,又买了一大堆卫生巾,心里大概有了猜想。收银员姑娘也是个开朗的,大大方方地跟黄少天开了句玩笑:“是给女朋友买的吧!哈哈,像你这么好的男朋友已经不多了啊。”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黄少天本就对喻文州是那个意思,本来出来因为买卫生巾尴尬又害羞而有些红的脸,一下子又红透了。黄少天支支吾吾地应了声,平时的话痨早就没有了。

结了账,黄少天匆匆忙忙就跑回了蓝雨。队长还在等他,而且提着这一大堆东西乱晃怎么说也不太好!





黄少天提着一大袋东西跑回来时,喻文州正在拿着手机查女性经期注意事项。

毕竟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而且听说女孩子这个时候要注意的东西还挺多的。喻文州考虑到自己的现状,不得不先按捺住自己的慌张忽然不安,赶紧做好准备。

黄少天进来的时候一身汗,倒不是东西有多重,他一路上几乎都是跑的,天气又热,身上难免汗流浃背。

黄少天已经变回了原来风风火火的样子,一进门开始就吵吵嚷嚷:“队长队长,我给你把东西带回来了。这个时候外面太阳可晒了,我都快要热死了!还有还有我跟你说啊,你给我这差事也太不好办了,我在便利店里面可尴尬了都不敢找人问这玩意儿的货架在哪!你想不到等我找到这个的时候它居然占了半条货架。”

气还没喘匀呢,话就像倒豆子一样倒出来了。

喻文州赶紧提高了些声音打断他:“少天,东西你就放在卫生间门口吧。”

“哦哦哦好,我放这了。我先去洗个澡了啊队长 这一身汗太难受了!”

喻文州听到黄少天的声音近了些,随后一袋东西放在了卫生间的门口,脚步声又远去了。




喻文州换上干净内裤和卫生巾,收拾好自己后又把床单丢进了洗衣机。

等她拿出一条新床单正要将它抖开铺上床时,黄少天急急冲完了澡跑了过来:“队长队长,从早上起来我们还什么都没有吃!我的肚子都要饿死了,我们什么时候去吃早饭啊。”

“说的也是,我也要饿扁了。”喻文州停顿一下之后又拿起被单朝黄少天笑了笑,“这个,少天一起帮忙?”

黄少天爽快地快步走过来,接过床单的两角。

“一——二!”黄少天喊道,两个人就把床单一下子抖开来,小小的灰尘随着窗帘透过的一缕阳光上下浮动,床单缓缓地盖到了床上。

喻文州透过浮沉看到黄少天专注于掖床单边的脸,突然心念一动,一种强烈的冲动突如其来地出现在她的脑海。

这个念头她并不是突然冒出的,甚至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的某一个初夏的日子。可在这一刻这个念头却像是突然引爆的炸弹,轰的一声将其他所有与之无关的东西一下子炸得灰飞烟灭。

她想要和眼前这个人,她的副队长,这个自两人出道以来一直相伴身旁的搭档,与自己关系最密切的人……她想要和黄少天一起度过剩下的漫长的余生,在无所事事的下午相互依偎着,看着电视里无聊的节目聊着家常,又一起迎来一个个崭新的美好的早晨。

喻文州的喉咙有点发干,埋在心底的话几乎就要脱口而出了。

可等那些字句到了舌尖上了,她绕了绕舌尖,又把未出口的话吞到了肚子里去。

喻文州深深地看了眼俯着身,细心地给她掖床单的黄少天,趁着他不知情,眼里的爱恋和占有欲不加掩饰地流露出来,贪婪地吸附在黄少天身上。

她的贪念又开始蔓延了。

喻文州强迫自己收回目光,深深地闭上了眼,片刻后再睁开时,眼底又铺满了往常的温柔和煦。刚才的那些情绪已经被她收拾妥帖了,让人看不出端倪。

黄少天动作快,就这一会儿功夫他就已经快要把他的那一半任务完成了。喻文州赶紧也俯身去弄她的那一半床单。

“哈哈,我已经铺好了!”喻文州刚开始不久就听到黄少天高兴的声音,“队长你怎么才弄到这里啊?不行不行我快要饿死了,来来来我再帮你铺一点吧!”

黄少天刚直起身,腰板又弯下了。他手上动作很快,最终几乎整张床都被他铺完了。等他絮絮叨叨结束任务时,话头里已经单方面决定早餐地点了。

喻文州自然不会反对他的决定:“少天想去哪吃都行。”







——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两个给,我要写的跟直男一样单纯

大结局下 一定不会拖这么久了X


 
评论(2)
热度(32)
© 银樱初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