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一觉醒来发现队长变成女孩子了该怎么破(4)

*原著向
*喻文州性转,第三人称统一用“她”
*双向暗恋

我拖过了喻黄日喻队生日和情人节,终于更新了X





4.

七月中旬的广州已经相当热了,这几天都不下雨,外面太阳火辣辣地曝晒着世界,蓝雨面积不小的绿化被晒焉了,本来精精神神的灌木丛都露出一丝枯色,人要是出门算得上是活遭罪。

喻文州和黄少天达成了一致,都窝在了俱乐部的空调间里不愿意出去,手机上许久没有打开的美团饿了么等应用派上了大用场,三餐全部由外卖搞定。

只是喻文州不知道犯了什么毛病,在这么热的天还非要在吃完晚饭后出门散步。

喻文州从小到大不吸蚊子,就连被咬了也不怎么痒,过两天蚊子包就会褪去。天气热,她也乐得穿得清凉,今天穿裙子明天穿裙子后天穿热裤。

但要让黄少天跟他一起出门散步,他却是万万不乐意的。黄少天怕蚊子得要命,一但被蚊子咬到要痒到心里去,就是这么痒的包也要好久才肯褪下去。于是黄少天反抗了半个小时无果,最终穿着长裤外套跟着喻文州一起出门了。

天气实在是热,就是太阳落下来了,空气中仍是闷着一股热气,黄少天热了一身汗回来还被蚊子逮到空隙咬了一个包,痒得黄少天抱着脚踝使劲挠直喊道队长你看我这么可怜明天就不要出去了吧!结果第二天喻文州睁大眼睛地朝他眨了眨,黄少天还是认命地换上衣服跟他出了。



日子是闲,本就热爱荣耀的两个人就拿着两张账号卡冲进网游给自家公会做贡献,也没觉得多无聊。

他们从七月中旬一直窝到了七月下旬,喻文州还是天天跟内衣挣扎,她自己是放了平常心,黄少天却好像比喻文州还要焦虑。喻文州把黄少天的干着急看在眼里,只当他是担心自己,还反过来安慰黄少天。

黄少天却仍然止不住愈演愈烈的焦虑。

这天蓝雨双核在帮蓝溪阁抢完一只70级野图BOSS之后,黄少天突然丢下鼠标向喻文州提议说去庙里面祈福,这两天他确实越来越着急,以至于满脑子都是担心:“队长队长你这样一直不变回来也不是个办法,不如我们去庙里面祈福吧,万一就有用呢!我们就当做是去远足还可以锻炼身体。”

喻文州听了他的话,对于其可靠性仍持保留意见,但考虑到少天这两天心神不宁得厉害,喻文州还是同意了黄少天去庙里的建议。

“现在都下午了,出去一趟估计也不太来得及,今天就收拾一下东西,明天早上再出发吧。”喻文州看了看外面的天色道,黄少天自然同意,“我们去哪个寺庙?”喻文州问,随即说了个离蓝雨比较近的寺庙,这个寺庙名气不小,这边一圈很多人都选择去那里。

“不不不,队长我们去另一个!”黄少天报出了另外一个寺庙的名字,喻文州听着陌生,拿出手机一查,地址和蓝雨隔了大半个广东省。

“一定要去这么远吗?”喻文州疑惑,这个跨区确实有点大,寺庙在她看来都差不多,她说的那个寺庙也是有名气的,难道少天说的那个寺庙有什么特点吗?

“那个灵一点,”黄少天低头查着攻略道,“而且队长你想,离这边远被认出来的可能性也小一些对不对!”

喻文州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便点了点头不疑有他。

“那边有些远,我们一天可能来不及来回。”喻文州拿着手机朝黄少天晃了晃,屏幕上面是她刚用百度地图预定的路程,“不然我们在那边住一晚?”

“好啊好啊,我们还可以多玩点地方!”黄少天一听这个提议立马双手赞成,难得夏休期还整天待在室内确实有些闷得慌,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在这么热的天出一次远门,多玩两个地方他自然乐意。黄少天马上跑回房间整理东西了。



路程有些长,从地铁上面下来的时候两个人都有些晕乎乎的。

订的酒店离地铁站近,喻文州和黄少天走了两条街就到了。两个人去前台领了钥匙后,把衣服等东西放在了房间里打算轻装上阵,直接打了车去庙所在的山脚下。

这里只是个不高的小山坡,茂盛的植被覆盖在上面,坡度也不是很大。但太阳在头顶上亮得晃眼,炎热的天也让体力消耗成倍地增加,就是小山坡爬起来也没那么轻松。

山上没有修筑水泥路来方便通行,反倒是用了一块块长形的大石头在脚底下铺路。山上的树很高,郁郁葱葱地在路的两侧往外铺开,用树冠遮下一片阴影。太阳光照得叶子绿得发亮,山上野生的树种到底和城里的不太一样,这么炎热的天反而更有精神。

山路旁时不时还有一条小溪出现,流水潺潺,在烈日下波光粼粼,清澈见底,还能看到有几条灰扑扑的鱼在里面嬉戏。小溪反射的光照在树上,反射到人身上,让本来阴暗的树荫出显得亮堂不少。

但小溪的出现让喻文州和黄少天眼前一亮后,他们很快又有了新的苦恼,小溪一旦靠近,他们就会失去一半的树荫。石头铺的小路本就不宽,太阳一照他们就无处可藏。

这阳光太辣。黄少天一被晒就忍不住出汗,走了一会儿就满身是汗。幸好又走了不远就看到摆在石头路旁的泥地上的小摊,赶紧和喻文州各自买了把太阳伞。这里的太阳伞都比较花哨,反复挑了后仍然有着花边和图案。喻文州自从变成女孩子以后各式裙子都穿过了,下限也变得无边无际,就算让她撑最花哨的那把太阳伞她也会欣然接受。只是黄少天面对着花边扭扭捏捏了好一会儿,才被太阳晒得不得不妥协。

走过了半山腰,小溪又远去了,树荫重新铺满了路途。有些低矮的树枝直接从头顶擦过,枝叶直接打在了伞面上,两个人又收了伞,并肩慢慢走上去。

走到寺庙也没有花太多的时间,但上面的人要比两个人山上一路走过来看到的要多得多。他们的夏休期也正值学生暑假,来锻炼的亲近大自然的烧香拜佛的也不少,即使是炎热的天也不能把所有人的热情都晒焉。

喻文州比黄少天后一脚踏上被浇上水泥的平地,一上来就看到满视野的人,立刻反应过来要去提醒黄少天带上墨镜,这么多人在,被认出来的可能性不可谓不高。她刚一转头就看到黄少天慌慌忙忙把挂在T恤领子上的墨镜给带上,喻文州松了一口气,刚要脱口而出的话硬生生吞了回去。

黄少天看到喻文州朝他看了过来,疑惑地朝他看去:“队长怎么了?”

喻文州做出问黄少天的样子:“少天知道去哪里祈福吗?”她往四周张望了一下。

“哦哦队长这个我查过资料了我知道!我带你去啊!”黄少天心情明显特别好,立马一伸手要勾住喻文州肩膀,手抬到一半却忽然意识到队长现在的性别,又默默地把手折回来拉住了对方小臂带着她朝着一个方向去了。


寺庙的边缘处有着一颗大树,不是很高,但是树干却极其粗壮并且树冠向外延伸到很广。树枝上面系着很多红飘带,有带子长长地荡下来,隐隐能看到上面黑色的墨迹,树边不远处摆了个老旧的红木桌,有穿着道士模样的人坐在那边卖红色长带。

黄少天一边小心地避开人群,一边拉着喻文州朝着那张红木桌子走去。

喻文州顺从地跟着他走,看着黄少天掏钱买了两根红带子,又借了笔墨,忽然意识到最近在外面似乎一直在让黄少天帮她付钱。饶是喻文州也有些不好意思,更何况上次那些衣服的消费可不算小,回去要好好想想怎么感谢少天呢。

心里这么想着,喻文州从黄少天手里接过毛笔,思考了一下措辞就在红带子上写下了愿望“希望身体可以很快变回去”,喻文州停下笔,看着剩余不少的空档,又加了一句“希望蓝雨再有许多个冠军”,正好把红带子上写的满满当当。

喻文州收起带子转身去看黄少天,对方也已经写好了把带子叠在一起,看不出写了什么。黄少天顺手帮喻文州把毛笔拿了过来放好,转过头来道:“队长队长,我们分开来系吧,不告诉别人许愿才准!”

是有这个理,但是少天最近怎么在迷信方面这么熟练了呢?黄少天率先向树的一边走去,喻文州在原地停顿摸着下巴思考了片刻,才往树的另一边走去了。

系好带子的两个人在寺庙逛了一圈后也没看到什么好玩的东西,在庙堂里看到了一群佛神像,寺庙里规矩多,怕拜错两个人便干脆没去拜,没多久就下山了。山下有的东西可比山上要多。

他们走到石头台阶前要下山时,一阵风吹过,他们没看到那棵古树上的红带子随风飞舞,相近的带尾缠缠绵绵。近了可以看到黄少天写的带子露出墨迹——“我收回我的愿望”,有一条带子被风吹得带尾和它纠缠到一起,上面的字迹一模一样:“希望能和队长在一起”。




黄少天之前来过这个寺庙。

今年二月份时,联盟中的众人还在天天绞尽脑汁思考着新的战术,分析对手的实力又精进了多少的同时又努力提升着自己的能力,一切都在紧张但有条不紊地进行。

结果新年的时钟一声令下,常规赛暂歇,职业选手通通回家过年去。黄少天也不得不回家迎接春节。但实在是对荣耀的盛情难却,黄少天回家的时候随身带着一张剑客的神之领域账号卡,随时随地准备找台电脑冲进网游跟人PK。

结果今年却好巧不巧,不知道黄母朋友哪来的消息说是知道有一家寺庙许愿特别灵验,黄母一听,自己平时也信佛,正好春节期间自己儿子也要回来,正好把他捎上一起去,一拍手就同意了。

黄母拍手得爽快,黄少天这边却不痛快了。他整个人还燃着比赛的热血,满脑子都想着下一场比赛把微草给挑个底朝天,结果现在让他抛下荣耀出门两天去庙里祈福,甚至被告知只有他一个小辈,都没有人陪他解解闷,黄少天满心都是绝望。

可是母令难违,黄少天再怎么不情愿还是不得不跟着一起去。无精打采地躺过了车程,无精打采地上了山,黄少满身都弥漫着丧气。一行人走到了一颗挂着红飘带的大树下,黄母对着丧了一路的黄少天说:“这里是许愿的地方,你总有点兴趣了吧。就是你们战队那个,总冠军对吧,你不要许个什么愿吗?”

“我们战队拿冠军哪需要许愿啊!您又不是不知道我们队长有多厉害,有他领着我们蓝雨,拿总冠军那不是事!”黄少天张口反驳回去,跟着黄母走着到了古树下,还是接过了笔和带子。

黄少天是真的觉得有喻文州在,他们蓝雨总会拿到冠军的,他在那条带子上还真没有写希望夺冠云云,反而是鬼使神差地写上了一句“希望能和队长在一起”。

黄少天刚搁下笔,一边的黄母就凑了过来,吓得黄少天赶紧把红带子收好。他手快,黄母也只依稀看到最后几个字:“在一起?我说你这小子藏着掖着干嘛,原来是看上别人了,还挺神秘的不让我看啊!”

黄少天知道是被母上看了去了一点,怕她硬要问出个人,赶紧转移话题:“在一起又不一定是小情侣,我不也一直想和你们永远在一起吗!我们赶紧去把这带子挂上吧!”

“就你嘴贫!”黄母也没多问,说到底感情是自己的事情,别人插手也不好,谁知道是不是在帮倒忙呢。他们逛完寺庙,又规规矩矩地拜了好几个神佛才走。

黄少天一下山又重新精力充沛了起来,钻进了网吧拿出账号卡到荣耀网游里面一片厮杀,专注于荣耀的黄少天也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要不是喻文州发生这样的变化,他都想不起这件事。只是想起了这一茬,他就不敢有所怠慢,只能抓住一切可能硬拉喻文州来走了这一趟。

他现在是真心希望队长能变回去,他不希望是自己的私心给队长带来为难。

为此他愿意放弃自己的愿望,放弃和喻文州在一起。




—TBC—







 
评论(1)
热度(40)
© 银樱初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