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星霜(完)

*喻文州单人向
*喻文州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
*一发完
*青训营的时候的小喻文州

*星霜:星辰一年一周转,霜每年遇寒而降,因以星霜指年岁





自己又输了。

少年模样的喻文州看着面前电脑上面的失败两个大字,心情不可控制地落到了低谷。

自己跟训练营里面的其他人比起来确实没有天赋,他们掌握新的打法的速度总是比他快,而且其他人拥有的手速也都另他望尘莫及。在跟别人PK时,有些破绽他明明已经看出来了,却总是因为手下操作慢一拍而错失良机,他在别人的攻势下苦苦挣扎,却很难给出适当的反击。小喻文州知;自己的缺陷,但他的能力和经验还不足以弥补他在手速上与别人的差距。

这次和他PK的是训练营里面一个资质中等的孩子,平时也不怎么突出,手速挺快但是操作一般,有的时候慌慌张张放不准技能就会被人一次性击败。但这个孩子看到跟自己一组的是那个吊车尾,表面看起来不屑一顾还喊着能不能换个有挑战性的这个太弱了,心里却开心的不行,喻文州肯定打不过他,这次胜利一定轻轻松松。这个年纪的少年谁不想要努力显摆自己,努力地散发着光芒想让别人都瞧个清清楚楚。

“哼,吊车尾就是吊车尾,和他PK真是没意思,攻击都打不到人身上的,赢他一点悬念都没有!”刚刚赢了胜负的少年大声嚷嚷着,迅速离开了座位换到别的空位去,似乎再和这个吊车尾多待一秒都会让自己变得满身晦气。

少年不自知地表现出天真的残忍,所有的情绪都明明白白写在脸上,言语中包裹着的不加掩饰的恶意像一把刀子直接捅入喻文州的心脏,刹那间血液飞溅。

小喻文州看着对方离开,一句话也没有说。这样的态度他也不是第一次遇上了,但确实技不如人的他根本无法反驳,或者重新PK爽快地赢到对方无话可说。他愣在电脑面前无神地盯着失败两个大字,眼里似乎要溢出水光,但仔细一看眼眶周围又都是干燥的。

他已经很努力了,他相信自己比训练营里面其他任何人都要努力。在他们玩的时候,在他们呼呼大睡的时候,他都在练习或者思考战术。还不能称之为战术,他就是回想当天的比赛,反复思考着用怎么样的手段和技巧,才能恰到好处地格挡住对手的攻击,并且适时地进行反击。

小喻文州忍不住感到彷徨,不知所措,面对着一次次的失败不断动摇自己的决心,怀疑自己的能力。内心再强大的人都不可能在不断失败后,仍然像出生牛犊那样无所畏惧,更何况小喻文州的羽翼尚未丰满,还在应该受到庇护的时候倔强地冲出温暖的巢穴。

小喻文州退出了荣耀,回到电脑桌面打开了日常训练用的软件。

手速一直上不去,他只能退而求其次锻炼自己的精准度。他精打细算每一个技能的冷却时间,估计出最短的攻击线路好缩短时间,在手速不够的时候他只能动比别人更多的脑筋来思考。

训练的成绩仍然是勉强通过,就连几次考核自己也只是刚好过线。小喻文州清楚,这样下去自己迟早会被刷下去,加入战队的梦想永远不可能实现,走上那个梦一般的大舞台永远只能出现在自己的幻想之中。

他也希望能有所改变啊,小喻文州低落地想。他叹了一口气,移动鼠标又重新开始了训练。

有一阵欢呼声透过耳机的金属外壳传进耳膜,喻文州分出心来朝声音传来的地方瞥了一眼,有一群人都挤在一台有人正在操作的电脑前,形成了一个包围圈。

喻文州很快收回了目光,有些难度的训练让他分不出精力来多看两眼,更何况出现这样骚动的原因他心知肚明。

肯定又是黄少天。

黄少天是魏队之前亲自带回来的孩子,说是在打网游是抢boss发现的奇才。他的技术和水平在训练之前就已经接近战队了,平日里魏队也经常对他特别关照,时不时就破例带他到战队内部参观。

听声响,估计又是黄少天跟人PK连胜了。黄少天性格活泼而且能说会道,平时和大家的关系都不错,他本人也很喜欢PK,训练完以后如果别人找他切磋,他都不会拒绝,而且通常还会让来挑战的人输得心服口服。

和自己完全不一样。小喻文州的思绪兜兜转转,最终又回到了自己身上,从来就没有人主动来找他PK,自己也不能让别人输得心服口服。

第二次训练的成绩也不尽人意,甚至还因为有些分心而没有第一次好,和别人屏幕上漂亮的分数相比更是差了一大截。

小喻文州看了眼成绩,平静地点击了重新开始。

接下来一直到休息为止小喻文州都在不断地训练,努力地避开一个个障碍,最终收获一个不起眼的分数,再重新开始。小喻文州麻木地反复着这些步骤,情绪也越来越低落,他今天特别难过,比平时看到这些不尽人意的成绩和输了切磋都要难过。


晚上训练室里一片漆黑。就连角落里的一台电脑也一反常态,静悄悄的没有开机,没有人在里面。

喻文州是特地向负责人申请了训练室的钥匙的。他们晚上没有安排训练,其他人也乐意有这么多休息的时间,只有喻文州为了不被刷下去而找上了负责人。外借训练室钥匙这样的事是不被允许的,可负责人看到他坚定的眼神,张了张嘴还是没能说出拒绝的话。负责人叹了口气把钥匙扔给喻文州,只对他说了句不要光顾着训练,也要注意注意身体。

从那以后喻文州就每天晚上都一个人来自行加训,也多亏了他身体好,天天这样下来竟没有一次是缺席的。

但今天喻文州没有在训练。

他实在是太累了。不仅仅是身体上的疲劳,心灵上也同样相当疲惫。自己的努力一直得不到回报,换做任何一个人都做不到面不改色地坚持下去,换而言之,已经坚持到现在的喻文州已经相当了不起了。他只是稍微在操作上缺少了一点点的天赋,为了弥补这一点,他必须要更加努力。

失落的小喻文州早早就躺在了床上,他既没有力气去加训,也再没有心情和大家一起玩。

和喻文州一个宿舍的同期生们跟他并不亲近,即便看到喻文州躺下,他们也不理睬或者收敛,仍然把宿舍搞得吵吵嚷嚷的。要不是担心太吵会引来宿管说教,他们说不定能把房顶都给掀翻。

耳边是吵,但喻文州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太累了。看他们玩的正高兴,小喻文州没有出声打扰舍友们,自己打开床头柜拿出眼罩和耳塞带上,接着又把被子往头上一罩就基本陷入了安静的黑暗之中。多亏了自己平时因为时不时的失眠而准备好了这些东西,现在真是帮大忙了。

小喻文州思绪很乱,七想八想时就进入了梦乡。梦境笼罩着他,小喻文州来到了一片黑暗中,要不是略有些清醒的意识竟让他察觉到在做梦,恐怕喻文州只会以为自己陷入了无梦的好眠之中。

四周围一片虚无,伸手什么都摸不到,也什么都看不到。没有光,小喻文州都无法看见自己。一切都是黑暗,只有脚底下的压力让他意识到自己正站着。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在梦里。小喻文州的情绪似乎无法像白天一样收敛到内心,再在面上表现出平静的样子。小喻文州面对着什么都看不到的黑暗,忍不住低低地抽泣起来。为什么我就是不行,为什么别人就那么厉害,凭什么他们就拥有着傲人的天赋,明明自己对荣耀的热爱不输于任何人!小喻文州对着黑暗喊出了自己的心声,大概我就是这样吧,就是一个吊车尾,在黑暗之中没有人会看到,连一点用处都没有。

喻文州宣泄着情绪,等他慢慢发泄完有些疲惫时,喻文州突然看到眼前有一道光照射了过来正好照在了自己身上,只是小小的一束,微弱的很,但在这么黑暗的环境下却足以把他照亮。

他忍不住迈开步子向那道光走去,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轻轻地走去。光线忽暗忽明,仿佛一个不小心就要消失。

走了一会儿却不见光靠近,小喻文州有些着急了,他小跑起来,光随着他的动作一下子几乎熄灭,但在一个晃动之后,随着喻文州越跑越近,光也开始变得越来越强烈。于是喻文州越跑越快,几乎就要飞起来。喻文州使劲地跑,他不知道自己的速度有多快,事实上他几乎就在追着光的尾巴。多亏了是在梦里,否则他可能再难追上这束光了。

亮的刺眼的光昭示着终点将近,喻文州被照射得几乎要睁不开眼睛,光刺激得他流泪,喻文州干脆闭上眼睛向前冲。光良照在他的眼皮上,视网膜看到一片猩红。

最终他到达了目的地。他的身体一下子又有了重量,喻文州感到身体有些颤抖。刚刚自己奋力奔跑用的双腿并没有很累,反而是他的双手脱力到有些颤抖。他感受到自己的手上似乎拿着什么,明明累得几乎抬不起手臂,可身体却把这个东西抓得牢牢的。喻文州睁开了眼睛,看到自己站在一个高高的台面上,四处而来的闪光灯和灯光几乎要亮瞎眼睛。耳朵里似乎传来了经久不息的欢呼声,掌声,喝彩声。自己胸膛里心脏在剧烈地跳动,鼓动的心跳声振动耳膜。

喻文州低头要去看自己手上在拿着什么,一个金色的奖杯硬生生闯入眼眸。

一瞬间瞳孔缩小,他似乎知道自己心脏鼓动得如此剧烈的原因了。他的心里止不住地激动,只要是了解荣耀的,没有人不知道这是什么。他居然把联盟里最高的荣耀捧在了手上,总冠军的奖项不仅是对于个人,更是对于一个团队的最高的表彰。联盟里面没有谁是不想得到它的,它代表着的是无上的荣耀和光辉。

果然是在做梦,自己怎么会拿着荣耀总冠军的奖杯呢,小喻文州闭上眼睛,但请把这个梦再延续得更久一点吧,他请求道。在嘈杂中扬声器传来了主持人激情澎湃的声音:“这个赛季的总冠军是——蓝雨战队!我们知道,没有一个冠军是轻易得来的,而其中蓝雨队长喻文州和其副队黄少天功不可没,让我们来回顾一下他们的精彩表现……”

蓝雨队长……小喻文州听到了在他名字之前的定语,然后他感受到自己手里的奖杯被其他人共同捧着,高高举起。全场的欢呼声清晰起来,粉丝在不停地呐喊着蓝雨,喜悦洋溢到每一个角落,气氛一直在最高点持续不落。

一瞬间他热泪盈眶,眼泪不仅仅来源于这具身体,同样也来自于小喻文州的意识和灵魂。他看着这样的场面,想起来了自己在训练营里这么拼命练习的初衷,他想起了自己在这么大的场地夺得冠军的梦想。胜利的滋味让人向往,对于荣耀如火的热情难以浇灭。

小喻文州感受到自己缓缓地离开了这个躯壳,意识渐渐上升,远离,最终他又回到了那片黑暗之中。

但和之前有一点不同了。周围明明没有光照过来,可他却看得到自己的身体。小喻文州自己在发光。

小喻文州正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一双鞋子走进来他的视线。小喻文州没想到这里还会有别人在,猛的一抬头,看到了一个和他一样发着光的人朝他温柔地微笑。

他比自己要高一些,但五官居然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一个想法在小喻文州的脑内成形。

那个人伸出手轻柔地摸了摸他的头,手心热热的,直接温暖到了人的心灵。

“不要急躁,那些荣耀迟早会是属于你的东西。”那个人的声音很好听,说话温柔得像是精灵在低声吟唱,“你拥有着别人都没有的才华,你比其他任何人都要出色。但是你要知道成功不会轻易得到,赞美的背后总是伴随着辛勤的汗水。”

小喻文州使劲点头,刚刚得到冠军的激动仍然存于内心,为了拿到那个奖杯,花再多的努力他都心甘情愿。

眼前的人又弯着眉眼笑了笑:“嗯,我相信你。”

小喻文州的眼前又开始模糊,眼前的人化成了一团柔和的光晕缓缓散去,周围的黑暗开始崩塌,一大堆光照了进来——


小喻文州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的眼罩在睡梦中已经掉了。窗帘没有拉实,初升的太阳光斜斜地照了进来,屋子里蒙上了一层橙红色的纱。他静悄悄地起了床,舍友们都还在睡觉,细小的呼噜声响起,衬得上午更加宁静。

喻文州打开了自己的柜子,拿出一本新的笔记本。他刚刚有了一个新的想法,他不仅仅要反复思考当天的PK,他还要把全荣耀的24个职业都研究透彻。

小喻文州把目光放在了更长远的地方,如果把24个职业都研究透彻,包括技能加点、效果,连击顺序,出招方向等等细枝末节的东西如果都能够弄清楚,那他手速上的不足就能在一定程度上通过洞察力得到弥补。

他轻轻地开门,重新迎来了新的一天。阳光照在了他的身上,他就这样乘着光渐行渐远。




喻文州最终会成为蓝雨基石一般的存在,指挥着蓝雨的利刃,披荆斩棘。



END





——
我终于赶上了……

 
评论
热度(5)
© 银樱初雪|Powered by LOFTER